返回首页

35年前,十一届三中全会提出改革开放;35年后,十八届三中全会将进一步深化改革。改革再出发,是为了寻求再突破。在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FDFRC)第三期“复旦—ZEW中国经济景气指数” 发布会上,我们邀请到了东方证券研究所首席策略师邵宇,对十八届三中全会做了深度前瞻。 [查看完整实录] [我要评论]

本期嘉宾简介

邵宇,金融学博士,复旦大学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南京大学工程管理学院兼职教授。曾任职上海宝山区发改委副主任、复旦大学国际金融系副系主任、CFA项目主任、西南证券研发中心总经理、宏源证券研究所首席分析师。

观 点 更多>>

对于明年可能遇到的风险,我认为第一来自于通胀,CPI明年可能会上升到3.4%—3.5%或更高。第二个风险在于地方债务问题。我们最新做了一个测算,地方债务大概是29.5万亿。[详细]

流动性会好一点。情绪方面感觉会超预期。至于明年M2定在什么水平,现在没法确定。如果能允许更多的改革空间,可能比较偏中性。至少三个因素的两个是比较有利的,所以是偏乐观的。[详细]

深度城市化的真正目标是创造一个中产阶层,透过我们可能会遇到的户籍、土地、财税体制及各方面的改革,会使得这些农民工有更多的资产的收入,有更强大的能力在城市生活。[详细]

我们需要明确认识到改革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它需要一段时间。比如三年要完成的任务、五年要完成的任务,一直到2020年要完成的任务,它会有一个明确的进展时刻表。[详细]

问 答 更多>>
三中全会以后,中国经济会有怎样的变化或起色?

我们预期在7个方面的改革中都会有明确的突破,特别是在生产要素方面,比如户籍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金融体制改革,释放了人、资本的力量,可能会给我们带来进一步增长的新的空间。

“人的城市化”将对“消费”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消费升级,以前我们的消费是不平的,若这么多的人真正在城市落户和生存,他所需要的消费将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如传统消费需要品牌化,都需要一个牌子,不管是什么样的牌子,传统消费都需要提升。

对于明年经济的运行情况您怎么看?

在今年结构性因素影响的背景下,到了7.5%不再往下滑,压制性因素得到部分释放,可能将迎来一场反弹。所以明年的经济或是前高后低的走势,在单季甚至会回到8%,也就是前两季会回到8%,有基数的原因。

您认为明年中国经济会遇到怎样的风险?

对于明年可能遇到的风险,第一来自于通胀,CPI明年可能会上升到3.4%—3.5%或更高。中国通货膨胀的问题主要是食品加工,它有自己的循环周期。即便如此,它仍然可以控制在3.5%—4%的范围内,所以不应该过度的担心。

近期有消息称副省级以下可以自行发债,您怎样看?

很明显,在未来的三年里,地方政府的偿债率将高达100%。此外,我强调,未来允许地方政府发债肯定是大的方向,但是这有前提——地方债务预算以及资产负债表要在非常清晰的情况下才能发债,否则没法发。

您对明年资本市场的表现怎么看?

有三个因素,第一是基本面,第二是流动性,第三是情绪。因为根据我们的判断,我们觉得流动性会好一点。情绪方面感觉会超预期。至于明年M2定在什么水平,现在没法确定。如果能允许更多的改革空间,可能比较偏中性。

本期全文 更多>>
1
邵宇:上海自贸区是全面呼应的改革交汇点

    东方财富网:如何来看上海自贸区在改革中的地位?

    邵宇:我们改革的预期包括行政体制改革、一揽子改革,还有户籍制度改革。对现在中国来说,很难要求某一方面的改革能够冲在前头,我们更多看到的是系统化性质的改革,它会在这次三中全会里提出来。

    而上海自贸区的改革就像一支要射出去的箭,它能够拉动中国经济巨大的变化或者升级。把上海自贸区放在改革其中,并且特别强调,这样的“1+3+2+1”的改革称为自上而下的改革,上海自贸区是自下而上的试验,所以它是上下互动的过程,我们特别看重和强调上海自贸区带来的开放和改革的新一轮的机会。

    比方在自上而下的改革里,行政体制的改革,精简的政府管理,小政府或者服务型政府。包括用负面清单来管理未来的投资和市场,这些都在上海自贸区里有对应的实践。比如金融改革里会提到允许民营银行的开办以及市场化、资本市场深化的动作,你也可以在自贸区里找到一些具体的对应的东西。

    所以可以视为上海自贸区是自下而上的、全面呼应的改革交汇点。

2
邵宇:改革绝不是一蹴而就

    东方财富网:您认为三中全会以后,中国经济会有怎样的变化或起色?
                                                        
    邵宇:我们需要明确认识到改革绝对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它需要一段时间。比如三年要完成的任务、五年要完成的任务,一直到2020年要完成的任务,它会有一个明确的进展时刻表。我们预期在7个方面的改革中都会有明确的突破,特别是在生产要素方面,比如户籍制度改革、土地制度改革、金融体制改革,释放了人、资本的力量,可能会给我们带来进一步增长的新的空间,当然我们也强调这样的增长有很浓重的经济升级含义在里面。

    对于中长期来说,大家一直在谈中国经济需要升级老的“三驾马车”——投资也好、消费也好,出口也好,都不同程度的受到了损害,有些方面甚至是重创。新一轮的发展怎么做?投资方面是增加有效投资的过程,归纳在深度城市化上。原来的城市化是半城市化的过程,我们利用了土地,但是我们没有足够吸收农民工,深度城市化就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一定要给这些人口以户籍、以合理的居所和体面的工作、消费,使得他们真正安定到城市里,也就是所谓的人的城市化。

3
邵宇:深度城市化是“人的城市化”

    东方财富网:对于“人的城市化”我们应该如何去做?

    邵宇:这里就需要增加大量的有效投资,比如城市管线的布局,大规模的公共交通设施布局以及在未来城市集群的概念,在城市集群当中的交通体系以及可居住环境的改造,这都需要大量的投资。

    而这些投资都是有效投资,它能够提升我们经济的产出以及民众生活的质量,它是非常需要的。同时,深度城市化跟以前的城镇化不太一样的地方在于,深度城市化的真正目标是创造一个中产阶层,透过我们可能会遇到的户籍、土地、财税体制及各方面的改革,会使得这些农民工有更多的资产的收入,有更强大的能力在城市生活,这一点非常的重要。

    中产阶层对于国家的经济与社会都意味着稳定和可持续,这才是深度城市化或者人的城市化的一个关键的目标。我们一个农民工一年在城市的时间平均为8到10个月,一旦他落户该城市,在城市的时间将接近12个月;而一个农民工一生在城市的时间平均为8年到10年,他终究要回到乡村或农村去,但他一旦落户该城市,可以提供劳动力的时间将长达30年,这时候他的生产效率得到高速的提升,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新的人口红利。

4
邵宇:户籍制度改革将拉动消费的升级

    东方财富网:“人的城市化”将对“消费”带来怎样的影响呢?

    邵宇:消费升级,以前我们的消费是不平的,若这么多的人真正在城市落户和生存,他所需要的消费将比我们想象的要多,如传统消费需要品牌化,都需要一个牌子,不管是什么样的牌子,传统消费都需要提升。

    同时,健康服务、医疗服务要普及化,因为大家现在对医疗、对养老、对良好的生活环境有着更高的期望,这就意味着消费升级的机会。同时4G、互联网金融、互联网应用,这都是带来的广大空间和前景。医疗资源的不足、学校资源的不足,说明我们需求很旺盛,有需求是最宝贵的东西,消费有升级的需求。

5
邵宇:中长期中国经济增长能维持在7%—7.5%区间

    东方财富网: “人民币国际化”将对中国经济带来怎样的影响?

    邵宇:以前我们出口的是鞋子、袜子等廉价的商品,未来我们将出口工程、服务、资本、货币。这样就意识到我们可以全面升级新的三驾马车,一定会给我们一个持续的增长动力,使得我们的经济体能够保持7%到7.5%的增长水平,维持8到1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甚至我们6500美金的每个人的人均GDP上升到13000美金,而到13000美金就意味着我们冲出了中等收入的陷阱。

    若如此,接下来的时间,对每一位中国人来说都是非常重要的。中长期预测,中国经济能够在7%到7.5%的区间继续增长,一直到上13000美金。

6
邵宇:明年上半年经济增速或重会回8%

    东方财富网:对于明年经济的运行情况您怎么看?

    邵宇:目前来看,宏观经济数据似乎失去了弹性,在非常窄的范围内波动。如果回顾一下最近前两次的经济运行周期,第一轮周期是从2001年到2005年,持续44个月,第二轮持续了45个月,有小的循环过程,而现在已处于第46个月,因此我认为经济周期的力量在明年又会成为复苏的主要力量,因为经济运行有自己循环的规律。

    现在强调更多的是结构问题,但是我认为到了明年,周期性因素又会成为引导经济上行的主要因素。同时,在微观层面也能找到一些证据,如亏损企业的加速现在已在一个低位不再恶化;企业拥有的现金流资源也度过了最低点。

    同时也能看到,目前对经济影响较大的可能是一些结构性因素,若短期对政府消费和投资的压制。所以在今年结构性因素影响的背景下,经济到了7.5%不再往下滑,短期压制性因素得到部分释放,可能将迎来一场反弹。所以明年的经济或是前高后低的走势,在单季甚至会回到8%,也就是前两季会回到8%,有基数的原因。

7
邵宇:明年中国经济将面临两方面风险

    东方财富网:您认为明年中国经济会遇到怎样的风险?

    邵宇:对于明年可能遇到的风险,我认为第一来自于通胀,CPI明年可能会上升到3.4%—3.5%或更高。中国通货膨胀的问题主要是食品加工,它有自己的循环周期。即便如此,它仍然可以控制在3.5%—4%的范围内,所以不应该过度的担心。同时我们看PPI指标就可以知道,我国已通缩了较长一段时间,明年如果能够转正将是一个好消息。

    第二个风险在于地方债务问题。我们最新做了一个测算,地方债务大概是29.5万亿,政府总的净资产是33万亿,所以我认为不会有太大问题,而问题在于流动性。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地方政府都面临一个比较大的偿债的问题,在这个过程中,很多东西可能要重新消化。比方可能有一部分的债务要注销,有一部分资产可能会用于抵债,有一部分可能会通过公私合营的关系,使得高的负债或资产从地方政府的资产负债表上挪到企业或者居民中来。现在财税体制就要解决这样的问题。政府转给居民,国内转给海外,渠道要么通过财税体制改革,要么通过国企制度改革,要么通过人民币国际化。

8
邵宇:地方债务问题没必要回避

    东方财富网:近期有消息称副省级以下可以自行发债,您怎样看?
   
    邵宇:地方债务问题完全没有必要回避,很明显,在未来的三年里,地方政府的偿债率将高达100%。此外,我强调,未来允许地方政府发债肯定是大的方向,但是这有前提——地方债务预算以及资产负债表要在非常清晰的情况下才能发债,否则没法发。

    对于地方债务,我认为债务有三种形式,第一种形式是福利债,比如欧美大部分国家就是这种形式,这种形式有一个缺陷——没有资产性,花了就没法回来。还有一种是军事债,打一场大仗,总是希望能够赚到钱,这种债务有自偿性。还有一种就是中国的债务,这种叫做建设性债务,至于为什么地方政府有如此大的债务,并不是福利有多么高,而是大部分钱用来做建设。那么,中国的建设性债务有没有自偿性呢?我认为是有的,但是它的时间拉得比较长,它需要20年或者30年,只有这样,这些公共事业才能有所回报,所以它更多的面临的是流动性的问题。

    所以我特别强调,在形成债务的时候也在形成净资产,但是,净资产跟债务是不匹配的,只是在期限和流动性上有问题,所以一定要渡过这个流动性的困局。

9
邵宇:对于明年资本市场表现偏乐观

    东方财富网:您对明年资本市场的表现怎么看?

    邵宇:有三个因素,第一是基本面,第二是流动性,第三是情绪。因为根据我们的判断,我们觉得流动性会好一点。情绪方面感觉会超预期。至于明年M2定在什么水平,现在没法确定。如果能允许更多的改革空间,可能比较偏中性。目前来说,至少三个因素的两个是比较有利的,所以我对明年的资本市场是偏乐观的。


结 语  

明年资本市场流动性会好一点。情绪方面感觉会超预期。至于明年M2定在什么水平,现在没法确定。如果能允许更多的改革空间,可能比较偏中性。目前来说,至少三个因素的两个是比较有利的,所以我对明年的资本市场是偏乐观的。——邵宇

往期回顾 更多>>
张纯信

(上海交通大学金融硕士项目主任)

目前来看,整个资本市场的发展趋势是乐观的,我们的国家也在很努力地保持这样的态势。我国资本市场发展不宜太快太复杂。[详细]

王一鸣

(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

今年1季度,经济再次放缓,经济增速为7.7%。二季度微幅下降。所以中国经济增长正处在于一个阶段性变化之中。[详细]

屈宏斌

(汇丰银行亚太区董事总经理)

对于资本市场出现了整体的大幅下挫,我认为可能是大家对流动性的紧张以及在流动性出现紧张以后,由于政策的不明朗做出的一种反应。[详细]

朱宁

(交大上海高级金融学院教授)

纵观人类经济历史,这样的痼疾和风险,往往最终是很令人遗憾地以经济和市场危机这种极端形式得到化解的。[详细]

财迷微博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
MSN
豆瓣
人人网
开心网
搜狐微博